首页 > 教育科学 > 数码终端 > 正文 

虚拟运营商“卖牌”传闻背后:“批零倒挂”现象难改

2014-08-05 06:30:15 来源:网易数码责任编辑:佚名
摘要:新一批虚拟运营牌照发放在即,然而前两批获牌企业业务现状却并不乐观。“多数企业只是想先拿到一个牌照而已,是资本市场的考量。”工信部虚拟运营商发展研究中心顾问莫广卫向记者表示,目前部分获牌虚拟运营商业务陷入停滞。记者从多个消息源获悉,对于部分虚拟运营企业,因有用户考核指标,内部团队军心不稳,虚拟运营业务持续亏损,需获牌企业主业利润补贴。持续砸钱而似乎看不到回报,部分企业心生去意。某企业“卖牌”传闻就绷紧了市场神经。虽然记者获悉某企业是引入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发展业务,未放弃牌照主导权,不过此举也意味着对外开放牌照资源。在一些人士看来,某企业的做法在虚拟运营商中可能会成为常态。“卖牌”传闻获牌之前,某企业是一家从事通信增值业务的企业,曾放言做到“千万级”虚拟用户规模。不过近日有消息称,某企业交易了虚拟运营“牌照”。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向记者表示,通过与某企业董事长沟通证实,“他们不是把公司卖给别人,而是引进了一家做行业应用产品的公司合作,陆续还得引入一些企业过来,经营还是远特在主要负责。股权还在划分,不过远特还是大股东。”上述“牌照事件”之所以触动市场神经,与业内猜测谁将成为第一家倒下的虚拟运营商有关。目前,19家民营企业获批开展虚拟运营业务,因为种种原因,多家企业获牌后业务发展缓慢,至少6家企业至今没有放号,包括某企业。“大部分国家里,虚拟运营商只占到2%~8%市场。”飞象网总裁项立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自己对虚拟运营商发展形势并不乐观,“最后能够存活下来5个,有3个发展得不错,就已经超出预期了。”其他已经放号的13家虚拟运营商,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。9、10月是发展高校用户的传统季节,通信运营企业可谓志在必得。然而据知情人士透露,虚拟运营商对9、10月的高校市场还没有明确规划,“据我所知,爱施德、天音、蜗牛都在窥探这个市场。他们会有些想法,但这个市场还是可能进入不了,毕竟要收入是很麻烦的事情。”补亏成常态无论在民营企业内部、电信市场,虚拟运营都处于尴尬的“附属”角色。莫广卫向记者表示,民营经济分了很多战线,而转售市场并不属于它的主要市场,民营企业对虚拟运营业务的投入程度也依赖于主营业务经营状况。对于基础运营商而言,虚拟运营商的出现缘于政府推动,而非其自身业务需求。“基础运营商没理由把价格定得很优惠,让虚拟运营商有机会(挑战自己)。”项立刚说。“基础运营商在做批发,也在做零售,而且零售对它更重要,这样虚拟运营商就比较难,想跟基础运营商去打价格战,运营商肯定不同意。”独立电信分析师马继华向记者表示。由于基础运营商掌握了市场定价权,虚拟运营商无法在价格上竞争过基础运营商,“批零倒挂”现象短期内难以改变,“面粉比面包贵”。对于获牌企业而言,意味着相当程度需要依靠主业利润来补贴虚拟运营业务的亏损。莫广卫告诉记者,对于部分厂商而言,如果要做到比177号段更低的价格,每100万170用户,虚拟运营商需要补贴超过10亿元,“很多企业拿到牌照之前都以为它是赚钱的,是暴利的,但是拿到牌照之后发现是赔钱的,每发展一个用户就多亏一个。”虽然有部分虚拟运营企业目前坚持补贴发展用户,而对于部分追求短期盈利的企业而言,虚拟运营业务可能成了烫手山芋。“虚拟运营商前期基本投入最少两千万。”邹学勇介绍。“薪水要自己去挣,要是卖卡没利润,这个月有没得拿还不一定。”一位虚拟运营企业管理人士向记者诉苦,为什么高管离职频繁,这是一大原因。“老板花很高价格圈了一批人过来,结果一看亏损,无非想到节约成本,而节约成本无非降薪,或者通过各种考核让大家离开。”上述人士说。马继华告诉记者,部分民营企业对虚拟运营商牌照很热心,对运营并不一定热情,“只要掌握了牌照,将来可以卖给别人,利用牌照发财。民营企业对这个非常熟悉,所以大家对牌照趋之若鹜。有些将来会把牌照卖掉,或者隐性地卖掉,或者说引入投资者,肯定少不了。”差异化发展寻突破因为定价权等原因,虚拟运营商并不具备在大众市场上与基础运营商竞争的实力,差异化是不得已的选择。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


更多图片请查阅高清图集图片推荐

热点推荐

图片新闻

今日导读

时事热点更多

关于lo777乐百家  |  服务声明  |  隐私政策  |  合作伙伴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人才招聘  |  联系我们 Copyright © 2010-2014  12584.cn All Rights Reserved  京ICP备14026813号
lo777乐百家网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,风险自负
// 百度分享功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