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女性 > 潮流资讯 > 正文 

【小说推荐】帝女女帝-第20章擦身而过-古装言情

2016-12-29 16:24:18 来源:17K责任编辑:Linda
“王,涂山的二长老近来似有动作。”

  九泽周遭的气质清冷,如凛冽的梅花,他手中把玩着一枝娇艳的桃花,粉嫩心蕊。他淡淡的说:“杀之。”

  “是。”说罢,这个人便如烟雾般消散,不见其踪影。九泽坐在石凳上,玩弄着花瓣,一个莲色的裙摆摇曳着,磷光闪闪,如池上碧玉莲。“泽,回去吧。”那青莲发出声音。

  “小诺,你走吧。不必管我,欠你的这世便是无法还你。”

  青莲——叶青诺没有恼怒,眼底只是失望后的无尽寂寥以及悲凉。“我自知。你的今世便是给你那株桃花,守候她的刹那芳华,然后让自己凋零,可是?”九泽不说话,青色的光芒在指尖淡淡的凝结着,一阵风来桃花瓣飞扬,花瓣在光芒中旋转起来,变成一朵玉莲,九泽将莲花戴到她的头上。

  “叶青诺,你当是朵莲花。”轻叹一声。

  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追寻,一曲一场叹,一生为一人。烟雨朦胧,前世今生。若是能在一畔莲湖之中,静静的开出一朵水莲花,不芳艳夺人,不香郁浓重,只淡淡的开,守着自己的时光。

  然世人爱恨痴嗔,红线缠绕,纠结不断。

  仇月窝在榻上,半刻钟,呆呆的望着宫殿顶端。缓缓的爬起来,将头中的发簪一拔,青丝散落,蓝色的暖玉发簪泛着淡淡的幽光,仇月默念心诀,粤若稽古,观阴阳之开阖以命物,知存亡之门户。暖玉发簪漂浮在空中,中间裂出一道长口,好似被人劈了一般。

  一个乾坤袋从里面缓缓的出来,仇月取下乾坤袋,再将簪子插在发上,伸手在乾坤袋中,摸索着。一张血纸人、一柄血之刃。仇月在宫中高喊一声,“来人,去告知众爱卿,今日寡人身体有样,后面三日不上早朝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都出去罢。”仇月懒洋洋的躺在榻上。宫人出去,一个宫人在出门时往内瞟了一眼。一眨眼,人呢?内心如那崩碎的瓷片一般惶恐至极,手中的冷汗都冒出来了,后来一想这是在寝宫,自然是不会有事。自我安慰似的走了出去。

  却道这边,仇月早已在寝宫的地底下,穿着夜行衣穿梭着。她有些沮丧的坐在地上,淡淡的愁意密布在脸上,她似自嘲般的说:“皇帝竟然不认识自己家了。”

  虽是这样,但也不能如她所说,毕竟乱葬岗这种地方一般的皇帝谁会去呢?要不是答应了震阳,怕是她也不愿意去。

  只是这还魂逆天之术到底是不能让人舒服的。想来也是,是死人复活,错改天命,若是还让人舒服的话,那岂不是鼓励着人们从阴间爬出来吗?

  左穿右拐的,汗流浃背的在地道里绕来绕去,仇月终于晃到了京都的乱坟岗,进地道时还是艳阳高照,此时却是一轮明月挂空中了。仇月略有惆怅的望着月光,拍拍身上的灰,找到个腐臭味少的地方,她支着脑袋,默默的坐在之中,一阵风刮过来,脊骨发凉,阴气飘飘然。

  天上的月光也似苍白的鬼脸。树叶发出簌簌的声音,隐约听到人声,仇月脸白了三分。仇月发下簪子,握在手上。冷声道,“既然来了,何必装神弄鬼?”

  然而并没有人应她,呜咽声依然不断,似是唱着歌,又似哭泣,仇月头皮略微发麻,道:“若是鬼,出来有仇我帮你报,有怨我帮你申。若是人你要什么?”

  呜咽的声音小了,接着似风一般的飘散,然后什么也没有,只听得到一声悲叹。

  仇月靠在一棵树上,眯着眼睛,眼前愈发模糊,只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,努力的睁开眼睛,但这香味让仇月陷入沉睡中。“九泽?”她呢喃了一下,那个人影顿了一下。人影顿住的手,又缓缓的伸出来,轻轻抚上她的头发。

  “小月,你会是我的。无论你成为了谁。”人影淡淡的道。

  早上,仇月皱着眉头从地上醒来,昨天到底是谁?纠结片刻,仇月索性不再想这件事。

  四下的走着,时不时“咔擦”一声将地上的骨头踩碎,手指微微颤动了一下。终于她找到一个地方,眼中露出欣喜之色,将手中的血纸人贴到某块骨头上,掏出怀中的血刃插上去,喃喃念咒“太上敕令,超汝孤魂,鬼魅一切,四生沾恩。”

  紧接着她将那个捧起来,手中生火开始煮骨头。仇月忍住心中的不适,不时还能听到乱七八糟的声音,似风声似哭声。大白天的她无所畏惧,任凭那些冤魂缠绕着。

  直至傍晚,骨头才化成灰,血纸人凝结在刀刃上。仇月取下刀,仔细的端详着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放入腰间,紧接着又踩着骨头,缓步进入地道。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


更多图片请查阅高清图集图片推荐

热点推荐

图片新闻

今日导读

时事热点更多

关于lo777乐百家  |  服务声明  |  隐私政策  |  合作伙伴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人才招聘  |  联系我们 Copyright © 2010-2014  12584.cn All Rights Reserved  备案号:赣B-20120025-17
lo777乐百家网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,风险自负
// 百度分享功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