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女性 > 潮流资讯 > 正文 

关山北-第一章-幻想言情

2017-06-20 00:02:13 来源:17K责任编辑:Linda
  那头有穿着整齐的人拎着鸟笼子从闹市那头过来,穿过人声嘈杂。旁边的街摊,从城外运来的水果摆得整齐,洒过水,显得透亮,一排的光鲜亮丽;隔壁酒肆喧闹,里面是各种糙汉的笑声,隔着老远听见里面一句吼:“再给来斤牛肉!”店主人是个妇人,梳好的髻又松松软软塌下来,称得脖颈更如凝脂;旁边都是小玩意儿,作坊的扇子、号称上古的瓷器;小娘子女红的锦囊、农家妇女织的布。走出三步是讨价还价的生意买卖,迈出三尺是妇女叽叽喳喳的说笑。

  勾栏瓦肆,繁华市井。

  那拎着鸟笼子来的人快步走了几步,笼子摇摇晃晃,惊动了里头的黄雀,扑棱着翅膀示意性地示威了几下,又稳稳抓着木杆去了。

  “老李,”那人笑着拍了拍刚从米铺出来,没走远的人的肩膀,“吃了?”

  那人转过身来,看了来人一眼,脸上顿时绽出笑来:“老赵。”眼神往下一扫看着笼子里的鸟,弯下腰来看着:“哟,小东西还精神。毛儿是越来越好看了。”夸完,直起身子,提了提手上的布口袋,慢悠悠地说:“这不买点东西回家熬粥去。最近散商进城少,晚起些,街面儿屁都不剩;再懒,揭不开锅了。”

  两人相视而笑,都叹了口气道:“世道乱啊。”

  繁华到这等地步的这条街巷外面,交错八方街道,密密麻麻汇成一座泽安城。城池里算是安生,城墙外那么一亩三分地是个消停地,再往外头山川纵横,树木葱郁,山头经久雾气缭绕,飘飘渺渺。不知有没有人住,不过有人说曾经那山头常有鹤来往。听着美好,自打上回镖局的张三顺走镖被吓疯了,屁滚尿流地逃回来以后,再不敢说那是个神仙境地。

  那张三顺好不容易把命捡回来以后,就是只受了惊的耗子,哪儿旮旯往哪儿钻,哆哆嗦嗦缩成一团,问什么,也不说;让他说出了什么事,他又说不清,只含含糊糊念叨。人一逼近了撒丫子就跑,还有人见他极快极快为了避人,噌地窜上墙,嘴里大喊:“妖!妖!”

  镖局里的人好歹算是硬骨头,怎么突然让什么撵成了耗子?

  还有个卖萝卜的小伙尸体被发现在山脚下,脖子下边儿的肉都被啃没了,就剩个头,孤零零地撑在那么细的颈椎上,人一过去,一抬,掉了,骨碌碌滚远。

  民众恐慌了,所有人害怕了。

  所以,诸方断言:那是座妖山,上头住着吃人的什么东西。

  城里人不想出去,城外人害怕过来。里头的人坐吃山空,外边儿的人守着收成腐烂。

  “你甭给我来这套!”旁边有个男子气汹汹地拍着摊位那薄弱的木板,震得上面的东西一跳一跳活了似的,“什么桃木剑就管用!什么破符!你奸商你!”人群喜好看热闹,呼啦就围了过去。

  “嚷嚷什么嚷嚷什么,没见过世面,和我扯皮,”那商人捋着嘴下的山羊胡子,眼睛里闪着精光,“开过光的宝贝,哪个妖物不怕佛祖?什么大佛?搬来我瞅瞅。你就出个城,这些物件儿还不保你平安?买了的东西拿回来找我退,这人!”那商人摇着头叹了口气,他这说得又无奈又有理,像是汉子来挑食的。群众导向呼啦全涌向了商人这头,一圈人尖锐的目光扎得汉子额头冒汗。

  “我这么出去,能回来才怪了!我认识晏家的公子,人给我瞧了,”那人找到靠山似的把东西一摔,冷笑一声,“人说,没用!”

  晏家二字一出,周围都静了。聊闲天的老李老赵都偏过头来看着。

  人群里有人声音发颤问了一句:“晏家来了?”那汉子沉声道:“来了。”

  老赵回过头悄悄和老李念叨:“我说什么,肯定是妖怪作祟吧。晏家来了。唉,谁知道是好是坏,听说上回他们去西边儿那个地方,那头死了一半儿的人。”

  老李说:“得了吧,那都是妖精变的。”

  “哎你说说,你这人怎么不信我还...”

  那商人明显没想到这人的来头,顿时一懵,看着人群唰唰都聚到了汉子的一头,打量他这个贼眉鼠眼骗人钱的“奸商”,只好梗着脖子喊:“什么胡说八道!你问的哪个公子,随便拎出个人就糊弄我;再说了,你认识晏公子,你怕什么!你还上我这儿求符问药,你骗谁!你...”
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



相关新闻

更多图片请查阅高清图集图片推荐

热点推荐

图片新闻

今日导读

时事热点更多

关于lo777乐百家  |  服务声明  |  隐私政策  |  合作伙伴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人才招聘  |  联系我们 Copyright © 2010-2014  12584.cn All Rights Reserved  京ICP备14026813号
lo777乐百家网所载文章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,风险自负
// 百度分享功能